| 开启辅助访问 DIY

议员国籍知多少?南澳也有不少议员卷入了国籍丑闻中!

  [复制链接]
SydneyBBS-APP 发表于 昨天 00:43
现在发现,至少有6名议会代表在参选时拥有双重国籍。其中,有2名议会代表已经辞职了,High Court将会决定一些国会议员和参议员究竟能不能继续任职,而现在还不能确定另外11名被选举代表是否拥有双重国籍。


政府希望下个月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副检察长已经决定在9月13号,14号这两天内举办听证会。


但是每天都能发现具有双重国籍的代表,看来短时间内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了。


反对党领导人Bill Shorten也被逼要出示文件,证明他早就放弃了自己的英国国籍,由于他是英国公民的后裔,所以他有英国国籍。


133912m0se5bx8mux5skmx.jpg
   


Shorten先生以及其他工党代表拒绝出示任何能证明他们没有双重国籍的文件。


有人猜测,如果反对党领导人都出示这些证件(他已经在2006年宣布放弃英国国籍),那么其他成员也必须出示这类证件,所以他才拒绝出示相关文件,以保护党内成员。


这个闹剧已经持续了将近1个月了,如果你觉得跟不上事件进度,那么,恭喜你,你并不孤单。


我们将会给你提供一份分析,看看谁沾上了这间丑闻,谁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谁有被人拉下了水。


已经确认拥有双重国籍的议员:

Barnaby Joyce, Nationals leader


133929qefmyxvqm36smx3n.jpg
   



国籍:新西兰后裔,将听从High Court裁决


副总理的双重国籍身份给政府制造了最多麻烦,他是卷入这起事件的议员中资历最高的,他还是众议员唯一一名Coalition成员。如果Joyce先生不能参选,将会威胁到政府在众议院的席位数量,现政府将不在占有人数优势。


在这名 Nationals leader在接受Fairfax媒体质询后,新西兰的工党又向High Commission就此事做出了咨询,才发现他有新西兰国籍。


这位农业部部长的父亲是在新西兰出生的。Joyce先生原本以为他需要申请才会得到新西兰国籍,但没想到他出生后就自动拥有了新西兰国籍。


Nick Xenophon, NXT领导/crossbencher

国籍:英国国籍(英国人后裔),将听从High Court裁决


在他参加国会竞选千,由于他妈妈在希腊出生,他爸爸是在塞浦路斯出生的,这名澳大利亚出生的独立党竞选人向希腊和塞浦路斯当局写过信,确认他不是这两个国家的公民,在信中他也明确表示不希望成为这两个国家的公民。


但是他却疏忽了非常致命的一点,他没有调查好自己是否是英国公民,由于他父亲是以英国人身份移民到澳大利亚的,他自动获得了英国公民身份。这名南澳议员在本周早些时候宣布了这一消息,他表示会等待High Court的裁决。


Fiona Nash, Nationals副领导

国籍:英国国籍,将听从High Court裁决


Nash议员告诉国会,8月17号晚上,在听到她的党派领导人Joyce先生拥有双重国籍的消息后,本周一,她向英国Home Office咨询了一下。


她表示一名工作人员说因为她父亲是在苏格兰出生的,那么她出生后就自动获得了英国公民身份。


在9月4号国会重新开幕后,根据副检察长的建议,Nash议员将会继续担任Nationals党派的副领导职务,并且正常参加参议员工作,等待High Court裁决。


Matt Canavan, Nationals 参议员以及前resources

国籍:意大利国籍,将听从High Court裁决



Matt Canavan的母亲是她拥有双重国籍的罪魁祸首。这位参议员是在澳大利亚出生的,但是在他25岁那年,他母亲申请成为意大利公民时,在表格里填写了他的名字,导致他拥有了双重国籍。


他已经辞去了部长职务并退出了内阁,但是在High Court作出裁决之前,他还可以继续在参议院任职。


根据副检察长提供的法律建议,政府确信他能够继续参政。


Larissa Waters, 前Greens党副领导人

国籍:前加拿大人,现在已经辞去了国会职务


在7月17号,这名很受欢迎的Greens党派议员含着泪宣布她已经辞去了国会职务,她发现自己是加拿大公民。这名昆士兰人士是在加拿大出生的,但是她的父母都是澳大利亚人,她11个月大的时候,她父母才带着她搬回了澳洲。


在她出生后一个星期左右,加拿大改变了政策,这导致Waters小姐不需要申请就自动成为了加拿大人。


她现在已经宣布放弃了加拿大国籍,想重新夺回自己的国会席位。


Scott Ludlam, 前Greens党副领导人

国籍:新西兰公民,现在已经辞去了国会职务


Scott Ludlam是第一个被卷入这个丑闻的议员。这个丑闻简直是摧毁了国会。


134049f4lnqlz4hzmlqpmg.jpg
   



7月14号,在他发现他有新西兰国籍后,他辞去了国会职务。据调查,他没资格参加10多年前举行的竞选。


Ludlam先生在新西兰出生,8岁时移居到了澳大利亚,在他青年时期就成为了澳洲公民,他以为这就代表他不再是新西兰公民了。


Malcolm Roberts, One Nation党派议员

国籍:前英国公民,将听从High Court裁决


High Court 应该能够允许Malcolm先生在国会继续任职。


他母亲是澳洲人,他爸爸是威尔士人,而他是在1955年时,在印度降生的。Roberts议员一直没有向外界透露他的国籍现状。


这名昆士兰议员表示,在参选时,他就已经提出要放弃自己英国公民身份的申请了。


但是一些泄露出的文件却表示他还拥有英国公民身份,他不得不宣布他是在大选结束后几个月才收到了确认信,确认他不再是英国公民。


还不确定是否拥有双重国籍的政客:

Justine Keay, 工党议员

国籍:前英国公民


塔斯马尼亚议员Justine Keay在去年的联邦大选中成为了国会议员,当时她还是英国公民,跟Malcolm Roberts先生一样,她表示在参加竞选活动时,她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英国国籍。


Keay小姐能够确认她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英国国籍,现在还不确定她究竟是在进入国会任职前还是任职后收到的确认信。


Susan Lamb, 工党议员

国籍:可能是英国公民


这名昆士兰Longman成员在澳洲出生,但是她爸爸是在苏格兰出生的。


跟Fiona Nash一样,如果双亲有一方是苏格兰人,但是子女不在苏格兰出生,那么这个小孩会自动或得英国公民身份。


Lamb女士没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她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英国国籍。


Maria Vamvakinou, 工党议员

国籍:可能是希腊公民



Maria Vamvakinou的议会简介里吹嘘说她是“第一个在希腊出生并成为澳大利亚国会议员的女士。”


这名维多利亚议员在1963年移民到了澳洲,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放弃了希腊国籍。


Tony Zappia, 工党议员


134142hffdaam5fzyfsmu2.jpg
   


国籍:可能是意大利公民


1952年,南澳议员Tony Zappia在意大利出生,他在2004年进入了联邦国会。


他在1958年成为了澳大利亚公民,他说这样一来,他的意大利公民身份就自动取消了。


但是,跟其他公布身份不明确的议员们一样,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放弃了意大利国籍。


David Feeney, 工党议员

国籍:可能是爱尔兰公民


这名出生在澳大利亚的Batman David Feeney成员是爱尔兰公民,据说为了能够竞选联邦国会席位,他放弃了爱尔兰国籍。但是,Daily Telegraph报社报导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放弃了爱尔兰国籍。


Penny Wong, 工党参议员


134238q6d6ii69zujdrq7q.jpg
   


参议院反对党领导人是在马来西亚出生的。


她并没有刻意隐瞒这件事,在2002年她参加国会竞选时就反复强调她已经放弃了马来西亚国籍。


根据马来西亚的宪法相关规定,她在放弃国籍前,要向马来西亚的Interior Ministry提交申请。


根据Daily Telegraph的报导,Wong参议员已经多次拒绝提供能证明他放弃马来西亚国籍的文件。


Ann Sudmalis,自由党议员


134304hrkrkb44b6ox3ihf.jpg
   


国籍:曾经被形容为英式澳大利亚人


这位Gilmore Ann Sudmalis成员是在澳大利亚出生的,她表示他从来都没有拥有英国公民身份,但是在她10岁时所填写的入境卡中,她被列为英式澳大利亚人。


Sudmalis女士表示她父亲当时写错了,因为她母亲是英国人,所以她父亲才这么写的。


Tony Pasin, 自由党议员

国籍:有意大利血统


2013年,Tony Pasin第一次在国会上发言,在这次发言中,他提到了他是在南澳的Barker地区一间农场里长大的,他的意大利血统并没有给他带来不便。


他父亲是在意大利出生的,因此,他可以领取双重国籍。他拒绝提供能证明他放弃意大利国籍的文件。


Julia Banks, 自由党议员

国籍:以前是希腊公民



134122y74b47g89zf097eq.jpg
   


Julia Banks和她妈妈都是在澳洲出生的,但是她已经过世的父亲却是在希腊出生的。


这名自由党议员坚称她没有获得希腊公民身份,她还费了好大劲,试图去证明这件事。


上个月,这名维多利亚议员公布了一份希腊官方声明,里面写到她不再是希腊公民,但是根据Daily Telegraph报道来看,她没有透露她具体在什么时候放弃的希腊公民身份。

Luke Hartsuyker, Nationals党议员

国籍:可能是荷兰人


他父亲是荷兰人,1951年移民到了澳洲。


这名NSW议员表示他并没有申请要成为荷兰公民,在他28岁生日前,他都能递交成为荷兰公民的申请。但Hartsuyker说漏了嘴,他表示他没有证据证明他是荷兰公民。


Arthur Sinodinos, 自由党参议员,“按道理来说没有双重国籍”

国籍:父母是希腊人


他是在Newcastle出生的,他是希腊移民的后裔。希腊法规规定,“如果双亲中有一方是希腊人,那么孩子出生后就拥有希腊国籍。”


尽管如此,昨天这名在位时间很长的参议员一直都认为他没有双重国籍。


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今天有媒体称我还拥有希腊国籍,这种说法是错的,按道理来说我没有双重国籍。”


小编T2_C  取材自News.com.au,新闻媒体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未在文章页面显示位置提供原文链接的,本站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post_newreply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搜索

Copyright @ 2017 SydneyBB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分享本页